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  以案警示

盘点2010年获刑贪官十宗“最”

来源:中共广东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广东财经大学监察处门户网站 时间:2012-12-18 点击:0
盘点2010年获刑贪官十宗“最”
 
  回眸2010年,我国各条战线捷报频传,喜事多多,反腐败斗争也不例外,战果累累,卓有成效,一大批贪官应声落马,受到应有惩处,人民群众无比为之拍手称快。以笔者观察,以下十名获刑贪官,罪恶昭彰,堪称其中“佼佼者”:
  其一:最贪婪的贪官徐社新,任人唯“钱”,官帽卖遍。2010年6月8日,蚌埠市原政协副主席徐社新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宿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徐社新有期徒刑14年零3个月。收了钱就给“官帽”,作为县委书记的徐社新,在安徽省五河县为官的6年间,将所有乡镇和县直重要部门的“官帽”卖了个遍,被称为“官帽售货郎”。据当地干部说,在徐社新主政期间,徐收了钱才会提拔已是公开的秘密,不向其行贿想得到提拔实在太难。
  其二:最精明的贪官叶树养,目标明确,五措并举。原广东省韶关公安局局长叶树养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9月21日被广东省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他为了实现自己三个2000万的贪腐目标,实施双赢策略,“五措并举”,手法隐蔽:一是利用职权为黄、赌、毒犯罪和违法活动充当保护伞;二是利用职权在工程建设上为包工头牟取利益;三是利用职权及职务影响为矿山老板牟取利益;四是利用职权干预司法机关案件的处理;五是利用职权安排人事。涉黑护黑,伸手工程、矿产,司法、用人腐败,只要能达成目标,无所不用其极,只要权力所及,全部变现金钱。可谓多项经营,广种博收。
    其三:最矫情的贪官李人志,抱怨组织,反腐不力。甘肃窑街煤电集团董事长李人志从任职到案发,日均受贿1.5万元,多年来,他共计非法所得2020.9万元,除受贿的1107万元外,另有913.9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一审被判死缓。他在忏悔时,一方面称“之所以收了那么多钱,是因为自己没能管住自己”,另一方面又抱怨说,“如果纪委、检察院能够定期不定期地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进行预防腐败、廉政警示谈话,我就可能不会犯罪,即使犯了也会有所收敛,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严重程度。”
    第四:最荒诞的贪官刘建国,夫唱“妇”随,二奶当家。2010年6月30日,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南阳市原市长助理刘建国贪污、受贿案进行公开宣判,一审判处刘建国无期徒刑。从2000年开始,刘建国利用担任南召县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72起,合计人民币202.5万元,美金1.5万元。其中71起,全部为帮助他人进行职务调整的“好处费”。在短短六年时间就卖出七十多顶官帽,而其中最大的亮点则是,他对情妇丁小平言听计从,一个县委书记的二奶俨然成了编外“组织部长”。
   第五:最淫荡的贪官米凤君,荒淫无度,嫖娼过百。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5月28日对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米凤君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米凤君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法院经审理查明,他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28万余元。其案发于2008年4月28日,当日他在长春市中心吉隆坡大酒店内正在与两个“小姐”鬼混,被中央纪委专案组控制,并带离长春。办案人员找人取证时,有人提供,米凤君是这里的常客,和这里100多名“小姐”有染。
     第六:最显赫的贪官黄松有,知法犯法,贪财好色。1月19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黄松有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黄松有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因涉嫌贪腐被起诉的级别最高的司法官员。香港《大公报》等媒体报道称,黄松有主要涉及三大问题:以权谋私、严重经济问题和生活腐化。也有报道称,黄松有“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更有司法界人士称其为“性贪”。
    第七:最轰动的贪官陈绍基,玉碎宫倾,情妇受审。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7月23日对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陈绍基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院经审理查明,1992年2月至2009年4月,被告人陈绍基利用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伙同其子陈子翊、情妇李泳索取及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959.5万余元。9月30日,其情妇———原广东电视台女主播李泳在重庆一中院受审。
    第八:最隐蔽的贪官王华元,反腐涉腐,贼喊捉贼。2010年9月9日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9日对中共浙江省委原常委、省纪委原书记王华元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王华元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法院经审理查明:1998年春节至2009年3月间,被告人王华元利用担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升迁、案件处理、逃避抓捕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71万余元。王华元对其家庭财产、支出超出合法收入的折合人民币894万余元的部分不能说明来源。
    第九:最狡猾的贪官郑少东,滥用权力,瞒天过海。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8月24日对公安部原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查局原局长郑少东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郑少东犯受贿罪,判处死缓。法院经审理查明,2001年至2007年10月,他利用其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公安部部长助理兼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案件查处、职务晋升、就业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26万余元。2002年,广东省江门市公安部门破获了一起地下钱庄洗钱案,在法院的判决书中,连卓钊作为钱庄的主要出资人,被标明将“另案处理”。但连卓钊最终未受到司法审判,顺利回到香港。而连卓钊之所以得以脱身,是因为他与郑少东有特殊关系。经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的陈绍基批示,江门市司法部门放弃了对连卓钊的审查和起诉。
    第十:最知名的贪官文强,打黑涉黑,十恶不赦。4月14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5月21日上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文强案二审公开宣判,依法驳回文强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7月7日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文强是在重庆打黑风暴中落马的重量级贪官,民愤极大,伏法当日,民众更是自发拉横幅庆贺。
  回眸2010年,臭名昭著的贪官还有一些,不再一一列举。这些贪官的倒掉,证实了文强那句临终绝唱:“苍天有眼知善恶,天堂地狱一念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为官者当戒。
中共广东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财经大学监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