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  勤廉楷模

唐齐和:用生命书写公仆情怀

来源:中共广东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广东财经大学监察处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4 点击:0

                               ——追记怀化洪江市硖洲乡原党委书记唐齐和

       洪江市硖洲乡下坪村的村干部还记得,2013年夏季的干旱,村里的稻田成片干枯。调运抽水机,安装抽水管,烈日下,时任硖洲乡党委书记的唐齐和戴着斗笠,每天冒着酷暑来到村里的田间地头指挥村民抗旱。

  水来了,庄稼禾苗有救了,收成有望了,但村民也许不知道,每天来帮他们的抗旱的唐齐和,此时已是胰腺癌晚期,体内癌细胞已经扩散,每一次劳作都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再累再苦,也要把老百姓最着急的事办好,直到生命最后的几个月里,唐齐和也没放下手头的工作。

  今年3月6日凌晨,扎根乡镇28年的唐齐和因胰腺癌去世,年仅49岁。他用短暂的生命,书写了一心为民的公仆情怀,演绎了一段共产党人与老百姓至真至纯的鱼水深情。

  一心为民,他心里时刻装着百姓

  2001年11月,组织的一纸调令,唐齐和来到硖洲乡担任副乡长。

  硖洲是人口大乡,全乡2万多人,但当时的硖洲乡的乡镇经济并不活跃,单纯的种田只能保证温饱,许多劳动力为谋出路,纷纷往沿海打工。作为该乡红村的驻村干部,唐齐和心里清楚外出打工虽然一时能挣点钱,但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无法照顾,背井离乡的辛酸和无奈的事,他经常听到过年回来的村民讲起。

  怎样才能让村民在家门口就能找到一点好门路?有什么办法让老百姓除了打工外能多增加收入?唐齐和想着这样的问题,寻思破解的办法。

  硖洲乡地处安江镇城郊,乡政府的办公场所就在安江镇上,该镇常住人口5万多。“5万多城镇人口,和一个小县城差不多,每天光是蔬菜的供应需求就已经相当大了。”唐齐和与村干部商量,利用红村毗邻安江镇、土壤肥沃又靠近水源的地理条件,大力种植蔬菜会是一条致富的好路子。

  说干就干,2002年,种植反季节蔬菜的90个大棚在红村建了起来。几个月后,新鲜的蔬菜上市,但看着靠肩挑背驮的村民,唐齐和却没有多少成就的喜悦感。反季节的蔬菜供不应求,刚上市时正是价格最好的时候,但由于村里路况差,影响了蔬菜的运输,运不出的蔬菜容易烂掉,长成的蔬菜要是不及时采摘,价格又会受影响。

  “要想富,先修路。看来这个道理到哪里都颠簸不破。”唐齐和与村里的干部认为,把路尽快修好是村里一等一的大事。

  为了筹钱修路,唐齐和经常天未亮就出门,也顾不上吃早餐,赶上乡里的早班车前往市里,为的是在上班的第一时间见到相关部门领导。几次随行的干部都提醒他该先吃点东西,他却总是说:“我们是来找人办事的,要就别人的时间。只有等事办完了,吃饭才香啊。”

  2003年,红村的村道硬化正式动工。在施工的2个多月时间里,村民看到唐齐和每天都蹲守在工地上,协调各方面情况,为了防止刚硬化完的路面被踩踏,唐齐和甚至整夜守在路口。

  如今,红村1000亩的蔬菜基地被评为“怀化市放心菜基地”,每亩年产值在1万元以上,已经成为当地菜农发家致富的“聚宝盆”。然而在唐齐和眼里“一花独放不是春”,只有“万紫千红才能春满园”,要让乡镇经济活跃起来,让更多农村的劳动力在家门口找到好门路,关键还是要大力发展产业,多点开花。

  在唐齐和的带领下,坐落在该乡新庄村的宏达塑料编织袋厂2013年顺利投产,帮助周边上百村民在家门口找到了挣钱的好门路,该企业年纳税70余万元,实现了硖洲乡工业企业零的突破。

  在下坪村,山上栽柑橘,田里种油菜,池塘养甲鱼,种养殖业的蓬勃发展,催生了一批致富能人。下坪村3组甲鱼养殖户胡长寿至今还记得:“2011年3月18日,唐书记来看我。他是第一个上门来看我的党委书记。”那天,唐齐和与老胡聊起了甲鱼经,表示乡里会全力支持他发展甲鱼养殖。如今,老胡的养殖规模越来越大,钱越赚越多,家里建起了一栋漂亮的小洋楼。

  为了更好地谋求好一方福祉,唐齐和带领全乡干部群众狠抓项目建设,以项目促进乡域经济大发展。

  如今的硖洲,金穗大道已具备通车条件,硖洲汽车站和安江物流中心项目已完成实物量调查;怀邵衡铁路等重点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铜湾电站洪江库区防洪堤硬化正在加紧施工;安江电站4台机组顺利运行发电;中石油投资700余万元在高速公路出口新建加油站……

  硖洲变了,变得生机勃勃,变得让人充满期待,但唐齐和却累倒了。

  忘我工作,他诠释了党员的担当

  认识唐齐和的干部和群众都知道,他干起工作来不怕苦和累,有一股不把事情办成不罢休的精神。

  2013年的夏季,由于持续40多天的晴热少雨,到8月,硖洲遭受严重旱情,造成大面积的农田受灾。为了抗旱,唐齐和带着乡干部来到沅建村、下坪村和村民一起安装抽水机。烈日下的一阵忙活,一群人被太阳烤的脸色绯红,大汗淋漓,但唐齐和却是整个脸色苍白如纸。村民们还不知道,唐齐和此时已是重病在身。

  抽水机发动了,但由于干旱的田地地势高、离水源远,抽水机的功率不够,无法将水抽上去。

  “走,找个大一点的机子。”顾不上休息,唐齐和领着几名干部往城里“搬救兵”。晚上9点多,唐齐和带着运来的抽水机来到了取水口。看着忙了一天的唐齐和,村干部邹香梅说:“唐书记,你快回去休息吧。”

  “等水上来了再说。田里的禾苗耽误不得,早一刻有水,就多一分收成。”唐齐和一边说一边指挥村民架设水管。

  随着抽水机的发动,没过多久“哗啦啦”的水流到了田里。喜笑颜开的村民们发现,眉头紧锁的唐齐和终于舒展开来。

  夏去秋来。2013年的10月,腹部剧烈的疼痛让唐齐和不得不住进了医院。经过医院的诊断,唐齐和得的是胰腺癌,而且已进入晚期。为防止癌细胞的进一步扩散,医生对他进行了手术。

  做完手术回来,唐齐和并没有放下手头的工作。

  2013年12月,唐齐和拖着病体和全体干部职工参加了沅建至八门的渠道清淤活动,带头冬修水利。在长约1000米的渠道里,他挥动铁锨奋力劳动,一直坚持到最后。

  2014年1月28日凌晨,从腹部传来的强烈疼痛感让唐齐和醒了过来,这天乡里要召开全乡年终总结大会,他已经给同事们说好了要去主持。

  为怕吵醒妻子,唐齐和让护士给自己打了一针强力止痛药杜冷丁,然后开始穿衣、洗漱。就在他准备出去时,妻子蒋玉梅醒了过来:“你这是要到哪去?”

  “乡里有个重要会,还有好多事等着我拿主意,我不去不行。”

  “你都这个样子了,工作还放不下?”看着已经极度消瘦的丈夫,玉梅情绪开始激动。

  “既然得了这种病,逃不了,但也不能怕,不能把自己看成病人,工作还是要做。你这段时间也累了,好好休息下,我开完会就回来。”说完,唐齐和蹒跚着走出了房门。玉梅本想去阻拦,但结婚二十多年,她太了解丈夫了,为了工作他什么都可以不顾。

  这天的年终总结大会,洪江市硖洲乡的乡村两级干部到齐。再过3天就是马年的春节,在往常像这样的年终总结会都是隆重而热烈的,但这次的年终会却笼罩着悲戚的氛围。

  硖洲乡的干部已经知道他们的书记现在的身体状况。主席台上,曾经身材高大的唐书记,如今身形消瘦,脸颊深陷,用微颤的声音说了当前全乡工作的几点意见:一、认真谋划产业发展,最大化地将项目建设向硖洲乡各村延伸。二、对政策资金,干部人人做到“心不想、手不沾”,最大化地凝聚全乡干群人心。三、一定要把群众工作抓在手上,在发展过程中,最大化地考虑群众利益。

  回到家里,妻子劝他好好在家休养,不要再去上班。唐齐和语重心长地对妻子说:“你让我工作,工作比吃药有效。工作让我感到充实快乐,这也是我这辈子难移的本性。”

  这样的本性,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

  2014年2月7日,农历新年上班的第一天。唐齐和与硖洲乡的班子成员,在医院的病房里商讨安排全乡新一年的工作;

  2月14日,同乡里班子成员商议扶车、柳溪水库的出险加固事项;

  2月19日,同乡里班子成员商议下坪村“六到农家”项目建设;

  2月28日,同乡里班子成员商议村支部换届工作;

  3月5日,同乡里班子成员商议大安江发展相关情况;

  3月6日凌晨3时,年仅49岁,扎根乡镇28年的唐齐和,与世长辞。

  消息传开,认识他的村民们无不扼腕叹息。唐齐和骨灰下葬那天,硖洲乡14个村的村干部,以及自发前来送葬的上百村民,大家举着花圈,恭送唐齐和最后一程。

  唐齐和走了,但在许多人心里,他的事迹却经久不息。

  大公无私,他彰显了公仆本色

  在有的人眼里,唐齐和这个书记当的“小气寒碜,不近人情”。

  唐齐和是五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幺,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至今都是普通的农民,并不因为弟弟是“官”而得到一点便利和实惠。大哥曾几次希望唐齐和帮忙揽点修路盖房之类的小工程给他,唐齐和就是不肯。2013年6月,唐齐和住在下坪村的二姐夫突发脑溢血,落下了偏瘫的毛病,二姐向村里打报告想申请获得低保的资格,唐齐和知道后不同意。他告诉村支部书记:“我姐姐家的条件还过得去,低保暂时不用考虑,要优先其他更困难的村民。”

  为了这些事,哥哥姐姐对他有误会,认为当弟弟的不讲情义。而唐齐和则说:“不是不讲情义,而是要避嫌,要是我想方设法给你们捞好处,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会怎么说我们?背后指指点点不说,乱了纪律出了问题,不但我会受处分,也害了你们。”

  他就是这样坚守原则,公私分明。

  如果没有公干,想让他公务接待,“门都没有”;必要的公务招待,他严格控制招待标准,规定一桌不能超过200元,凡是超出的均由接待者自付。外出开会办事他基本上是坐公共汽车,在小餐饮店吃便饭,一盘辣椒炒蛋加个小菜就能让他心满意足。

  而在有的人眼里,唐齐和“乐善好施,很是大方”。

  硖洲乡中心小学党支部书记丁军昌说:“每年的教师节,唐书记都会从乡财政拿出3万元奖金奖励教师,受奖比例达30%以上。”在任期内,唐齐和带着乡干部还清了单位20多万元的历史欠债。

  在沙湾乡工作时,唐齐和拿出微薄的工资,持续几年资助老屋背村周美玲的学费及生活费,让这位父亲过早去世的女孩走出了困境;在红村驻村期间,唐齐和经常私人掏腰包,给村里的瞎子廖开富等人成百上千元的救济。

  其实,唐齐和家庭条件并不算有多好。结婚二十多年,住的是乡里那不足70平方米的二手房子,家里没什么值钱的家具,电视机还是带显像管的笨重机型,厨房是经阳台改造的。唐齐和用的公文皮包磨破了好几层还舍不得买新的。

  事实上,作为一个大乡的书记,只要他肯“点头”,暗地里“数票子”的机会不少。

  2011年,硖洲乡村支两委换届,有位村干部送来两条高档香烟和一个红包,想请唐齐和帮忙谋一个更好的职位,却被唐齐和义正词严地退了回来。

  2012年,硖洲乡一个工程招标,一位承包商专程到他家送红包,也被唐齐和断然拒绝。事后,承包商对他妻子说:“看你们家也不富裕,这样做官还有什么意思?”蒋玉梅说:“我老公就是这样的个性,你们别想打他的主意。”

  看到这些,有些人不明白,为官一方这么多年,怎么都不想着为自己和家人“捞点油水”,反而还拿钱往外贴?

  唐齐和没有向别人解释过,只是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曾对妻子蒋玉梅说过一段话:“我这一辈子没有当过大官,也没有挣过大钱,但我从一个农村孩子成为吃上国家粮的党员干部,我知足了。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国家给的,能力所能及做点回报就要尽力去做,这样才对得起组织,对得起那份工资。”

  在基层工作23个春秋,唐齐和多次获得怀化市、洪江市优秀共产党员、十佳勤政廉政好公仆等荣誉。“公道春风又绿硖洲大地,无私丽日薰红黄硖天地”,横批:求真务实。这是唐齐和生前写的一副对联,这正是他一身的浩然正气、无私坦荡的真实写照。(湖南省纪委)

中共广东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财经大学监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