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  勤廉楷模

贾立群:患者心中的"金字品牌"

来源:中共广东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广东财经大学监察处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15 点击:0

       贾立群,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主任。从医37年,接诊患儿30多万人次,确诊7万多疑难病例。为了减少患儿等候时间,他26年顾不上吃午饭;他信守“24小时随叫随到”的承诺,挽救了无数危急重症患儿的生命;他缝死白大褂口袋,谢绝各种馈赠;他带领团队改革创新,将门诊预约时间从两个月缩短为两天。

  B超神探

  “我最大的追求,就是不能让孩子漏诊、误诊”

  在北京儿童医院,一名患儿刚做完B超(B型超声波诊断),家长指着B超机问医生:“大夫,您做的是贾立群牌B超吗?”医生笑了:“这台机器加上我,就是贾立群牌B超。”家长恍然大悟,原来贾立群不是B超品牌,而是眼前这位医生的名字。

  之所以引起家长误会,是因为贾立群做的B超准确率高,外号“B超神探”。每当遇到疑难病例,医生们都会在B超单子上注明“贾立群B超”。

  多年前,有一对双胞胎姐妹患病。先被送到医院的是老大,当时只有两个月大,辗转多家医院,诊断都是“重度肝肿大、良性肝脏血管瘤”,治疗后不见好转。

  贾立群判断,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良性肝脏血管瘤,一种是恶性肿瘤肝转移。如果误把恶性当良性,孩子就没命了。

  为了明确诊断,他反复在孩子腹部探查。终于,在无数个小结节中,发现一个黄豆粒大小的结节,在孩子哭闹时不随肝脏移动。贾立群认为,这就是“元凶”。孩子被诊断为肾上腺神经母细胞瘤肝转移。手术和病理结果证实了贾立群的诊断。

  随后,父母又抱来了双胞胎妹妹,病情一模一样。可是,贾立群怎么也找不到孩子身上的原发瘤。他钻进文献堆里,终于找到答案:此类肿瘤会通过胎盘转移到另一个胎儿的肝脏。这种病世界罕见,中国仅此一例。双胞胎姐妹得到了最佳手术治疗,如今都已长大成人。

  贾立群做B超,最大的特点是认真,为了确诊一个病例,反复观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贾立群说:“我最大的追求,就是不能让孩子漏诊、误诊。我不会把问号留给患者,尽量把结论砸死了。即便不能确诊,也要写清原因。”

  河北一名6岁女孩,被当地医院诊断为盆腔肿瘤,本来第二天要做手术。头一天,孩子妈妈来到北京,希望再确诊一下。贾立群凭着多年经验断定,是炎性包块,不是肿瘤,不必手术。妈妈不敢相信,再三质疑。贾立群说,穿刺看吧!结果,一针扎进,脓液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当时,妈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全天候医生

  “只要我在,24小时随叫随到”

  23年前,一位急诊科大夫对贾立群说:“贾大夫,昨晚你可解决大问题了!以后要是急诊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能来就好了!”贾立群说:“没问题,只要我在北京,24小时随叫随到!”

  自此,贾立群成了“全天候医生”。他家住在医院南侧宿舍,面积只有40多平方米。因为离医院近,他一直不肯搬家:“住远了,怕有急诊赶不回来。”

  即便是假日,贾立群都不敢走太远。一个周末,贾立群正在理发,突然接到急诊科电话,他顶着理了一半的头发,立刻往医院奔。

  这些年,贾立群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衣服就放在床头凳上,随时准备起来。有一天夜里,他被电话叫起来19次。每次都是刚躺下,电话铃就响了,他赶紧穿上衣服,跑到医院。妻子说:“你这一宿,净做仰卧起坐了。”

  一天早晨,同事发现贾立群好像哪里不对劲,仔细一看,一只脚穿的新鞋,一只脚穿的旧鞋。原来,他忙活了一夜,直到临近清晨7点才回家躺下。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盹,就被上班闹铃吵醒了。匆忙间,压根没意识到穿的不是一双鞋。

  不吃午饭大夫

  “孩子们饿着肚子等着呢,我去吃饭不合适”

  B超诊室外,队伍排成“长龙”;B超室内,孩子哭声混杂着大人的摇铃声。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贾立群总是笑容可掬,不急不躁。

  “大夫,我家孩子几点才能做上?”面对焦急的家长,贾立群耐心地说:“我吃午饭前,肯定给你做完。”孩子家长半信半疑:“这么多人,午饭前怎么可能做完?”后来,家长们才发现,贾立群没有说谎,他根本就不吃午饭。当所有的孩子都做完了,还没见他吃饭。后来,患儿家长都传开了,B超室有个“不吃午饭大夫”。

  贾立群一天吃两顿饭,早饭之后,晚上七八点才回家吃第二顿。有时,同事看到他在B超单上签字的手都在颤抖。他说:“没事,我20多年不吃午饭,习惯了。那么多孩子都饿着肚子等着呢,我到点儿去吃饭,不合适!”

  给孩子做B超,是一件苦差事。孩子哭闹不说,拉屎拉尿是常事,弄得医生的白大褂上总是尿迹斑斑。贾立群说,给尿道狭窄的患儿做B超,需要患儿先憋住尿,等到尿的瞬间,探头才能看清尿道。但是,很多患儿不配合,有时等半天不尿,有时刚上床就尿。为此,他只能拿着探头等尿点,最长等过一两个小时。

  贾立群心很细。冬天,他总是把耦合剂放在手心里焐热了,再涂在孩子身上。后来,他干脆把耦合剂都放在暖气上烤,啥时用都是热的。

  贾立群哄孩子有绝招。他的B超机上贴着卡通画,旁边放着玩具,都是儿子小时候玩过的,有毛绒玩具、塑料汽车、拨浪鼓等。玩具的“消耗率”很高,许多孩子做完B超要走了,手里的玩具也不肯撒手。遇到哭闹不止的孩子,他就把B超屏幕转向孩子:“这是个山洞,一会儿会跳出来一只小白兔,不信你看。”孩子果然不哭了。还有的孩子,一看见白大褂就哭,他就把白大褂脱了,穿着便服做检查。

  缝兜大夫

  兜是缝住的,心是敞开的

  贾立群的白大褂很特别。没有名字,但每件都能叫人一眼就认出。因为他的白大褂只有上面一个兜,下面两个兜被缝死了。为什么?躲红包。

  最初,有的家长为了感谢贾立群,悄悄往他兜里塞红包。他说不行,可家长们以为他客套,就硬往兜里塞。你推我搡,来回撕扯,白大褂的两个兜就耷拉下来了。后来,贾立群干脆把兜撕下来。可同事们说:“您这白大褂怎么没兜呀,看着特像厨房大师傅。”他一听也对,就让护士长把兜缝回去,还特意嘱咐把口缝死了。此后,再有家长塞钱,怎么塞也塞不进去。贾立群乐了:“兜缝着呢,您甭塞啦!”

  可是,家长们还是想出各种花样表达谢意。把红包夹在杂志里,趁他上厕所把红包别在他裤腰带上……然而,贾立群每次都能“完璧归赵”。数不清有多少回,家长放下红包撒丫子就跑,贾立群冲出去就追,医院保安还以为追小偷,也帮着拦。

  贾立群名气大了,一号难求。有人想私下塞红包加号,一律被拒绝。但是,有的家长想出一招,等他上厕所时,摇着他胳膊恳求加号,贾立群没办法,只好说:“别摇了,我给加!”从此,每当贾立群上厕所,都有家长跟进去摇胳膊加号,戏称“摇号”。(记者 白剑峰)

中共广东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财经大学监察处